姜昆、董浩、白岩松、杨澜、倪萍追忆与赵忠祥往事

中新网 刘 欣2020-01-17 01:40:40
浏览

  姜昆、董浩、白岩松、杨澜、倪萍追忆与赵忠祥往事,透露其夫人希望告别仪式以解说声音代替音乐
  “去告别仪式,再多听听他的声音”

  赵忠祥见证了中国电视产业的萌芽与发展,同样有意无意间扶持、影响了如今中国主持界的中流砥柱。作为中国第一代播音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赵忠祥与央视绝大部分主持人都有过合作。

  白岩松习惯叫他“宗师”,这个称谓没给过其他人;杨澜则自称为“学生”,她人生中第一档节目《正大综艺》便是和赵忠祥一起主持的。姜昆说起这个结识于篮球场的“赵大叔”,“眼泪哗哗的”。谈及往事,董浩评价他心太重,太在意社会上的舆论。

  倪萍则回忆,她刚刚出生时,赵忠祥就已经开始活跃于荧屏;而三十多年后,他们竟在多届央视春晚同台主持,“和他同时期的同行大多已渐渐隐退,而他依然在荧屏上长盛不衰。”并形容赵忠祥“是个奇迹,也是个谜。”  

  姜昆 结识于篮球场,他很讲义气

  “真正显示出赵忠祥播音才华的是《动物世界》。他用非常有磁性的声音,把观众带到一个现实的、梦幻的、陌生的,又近在咫尺的世界里。”

  曾与赵忠祥参加过多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现任中国曲协主席姜昆,在得知噩耗后,写了一段追忆赵忠祥的文章。文中提到“最后一次接他的电话,是去年在美术馆举行我父亲的遗作展开幕那天。他说,‘昆儿,我走道儿有点费劲,不去了,我和老爸有过交往,老爸在天之灵能理解我,祝展览成功!’我连连道谢。”

  姜昆与赵忠祥是1977年在广播事业局的大院篮球场上认识的。那一年姜昆27岁,赵忠祥35岁。“那时候,他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大伙都叫他‘大熊’。好交往,而且讲义气,我们年纪小,别人霸场子,他总替我们说话。”

  相识后,姜昆才知道赵忠祥在中国电视广播事业中,有多了不起。“他从事电视播出的那个年代,我几乎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电视’的存在。1967年,我在黑龙江的农场总部,看见过一个苏联电子管电视机,有人告诉我,这里曾经放过苏联电影,我一直想去看。我们家到1985年才有了第一台电视。”

  姜昆认为,真正显示出赵忠祥播音才华的是《动物世界》。赵忠祥用他非常有磁性的声音,把观众带到一个现实的、梦幻的、陌生的,又近在咫尺的世界里。“都二十多年了,现在播放我依然从头看到尾。在他的娓娓道来中,几乎所有人都像在静静的课堂里听讲一样,认识着、思索着、咀嚼着。十一年前,我和爱人过六十岁生日时,他用同样的声音为我们的小小纪录片解说,用的还是‘动物世界’的语调,讲述我俩‘一山居然容了二虎’。”

  写到最后,姜昆说“眼泪哗哗的”,“我不想写赵忠祥怎样地宽厚、怎样地平和、怎样无私地提携后辈、怎样地注重朋友的交往、怎样在朋友的交往中珍惜友情、怎样地待人处事……我只想用圈内人习惯的称呼说一声,‘赵大叔’,你对得起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不会忘记你。大叔,一路走好。”

  董浩 有时心太重,对社会舆论很在意

  “他有时心太重了,社会上的舆论他很在意,我就希望天堂里能让他平平静静喝着茶,研墨写字,他应该过这种生活,与世无争。”

  董浩一直被赵忠祥视为弟弟,二人相识四十多年、合作38年。正在外地出差的董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根本无法相信哥哥已经走远。1月14日,董浩给赵忠祥打电话的时候对方状态不太好,助理告诉他“赵老师已经听不到了”,他不相信,转过头眼泪刷刷地往下掉,“我说这样,你帮我在床边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说董浩让你坚持住,等他出差回来看你。但没有想到这一错过也是天人永隔。”

  董浩说,赵忠祥一直都很照顾他,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总是互相调侃:“我们从来不藏着、掖着,像主持上的心得交流,有时我也会告诉他,哥哥你这个位置中气再足一点儿就更好了,以他的地位来说我想谁都不敢给他的主持挑毛病,但是我会提出来,他也非常乐观谦虚地接受。”

  赵忠祥记忆力超群,2019年董浩和他到台州参加活动,赵忠祥现场背诵《岳阳楼记》,想着这么长的文言文,看的时候说不定都要串行,更何况是背,台下的董浩都为赵忠祥捏把汗:“结果他一字不落地背了出来,一个NG都没有,当时下台时他还问我‘老弟,我这个行吧?’我真是觉得太厉害了。”他透露,去年一直想和赵忠祥做一档讲述回忆主持人经历的节目,这想法也得到了赵忠祥的赞赏,因为两人平时都很忙碌,所以此事还未提上日程就要送走挚友,想到这里,他百感交集,再度哽咽。

  他说,他俩其实很爱在一起回忆往事,想起以前吃苦奋斗的过程,赵忠祥每次听着听着就笑,笑着笑着就哭了,他说,大家到了一个岁数,感知感想特别多。

  “这几年他走路脚不利索,但他是一个要强的人,一直撑着。今早发微博我说,大哥走吧,他有时心太重了,有时社会上的舆论他很在意,我就希望天堂里能让他平平静静地喝着茶,研墨写字,他应该过这种生活,与世无争。”

  白岩松 病重前还录了《动物世界》

  “赵老师的病区从窗户就能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老楼,相信他刚住院能够行走的时候,一定会经常从窗户里看他工作的地方。”

  正在高铁上去内蒙古出差的白岩松接受新京报记者的采访时透露,1月13日下午,他和敬一丹、李修平、徐俐、鞠萍、鲁健一起去医院看望了赵忠祥,“当时赵老师已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我们都知道1月16日,是他78岁的生日,我们还和赵老师的夫人说,期待赵老师首先能挺过这个日子,但赵老师还是在这一天离开。哪一天来到这个世界,哪一天从这个世界走。”他说,赵忠祥去世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半,而晚上七点半正是《新闻联播》结束的时间,赵忠祥是新闻联播第一位男主播,“我想念赵忠祥老师。”

  白岩松用短信的形式发给新京报记者一段追忆赵忠祥的文字,“今天早晨得知赵老师去世的消息,非常难过,主持人之间在互相告知这个消息时,我能感受到大家共同的悲伤。赵老师的病区从窗户里就能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老楼,相信赵老师刚住院能够行走的时候,一定会经常从窗户里看到他工作的地方,相信有太多辉煌而难忘的记忆画面会在他脑海中出现,尤其对于我们主持人来说,在过去的交往经历中,我们都习惯地称赵老师为‘宗师’,这个称谓,我们从来没有给过其他人,这也代表着我们集体对赵老师的认可、尊敬和感恩,因为他不仅仅是中国电视新闻主播的开拓者,也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引路人。”在白岩松看来,赵忠祥的这一生,是值得尊敬的一生,更是我们所有电视主持人必须敬仰的一生!也是几代中国人共同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