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在这里遭“屠杀”,走!抄家伙,去救它们……

中新网 刘 欣2019-11-11 13:28:00
浏览

    秋末初冬

    正是南飞候鸟的迁徙季节

    然而,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境内

    当地有多个从事贩卖野生鸟类的经营窝点

    近日,志愿者与警方联手

    查获被杀害的骨顶鸡

    野鸭等野生禽类近千只

    野保特攻队

    “有活的吗?我买些活的。”

    “没有。”

    “真没有吗?我出高价钱。”

    “活的不好养,掉肉,抓住了就弄死!”

    暗访视频中,志愿者刘懿丹一再向贩卖者确认。“如果有活的候鸟被解救出来,那就太好了,可是几率太低了。”

    从事护鸟志愿工作已有十多年的刘懿丹告诉记者,自从自己第一次看到鸟儿被残杀,她就暗下决心,要解救这些鸟儿,让它们重回蓝天。

    最初,刘懿丹用购买的方式“护鸟”。“当时的天津,捕捉候鸟的人太多了。”刘懿丹说,自己与几个护鸟协会合作,曾经一次买下十多万元的,数千只鸟放生。

    “但还是救不过来,有的鸟贩子直接和我联系,最多的一次有3个鸟贩子拉了9000多只黄胸鹀找到我,要我买下放生,而买下这批鸟需要十多万元。”费劲全力的刘懿丹只能凑出9万元,鸟贩子说却称:你不买的话,返程时这些鸟可能全部被闷死。

    还有一次,刘懿丹购买了1000多只候鸟准备放生,却发现这些鸟被圈养的时间太长了,有的鸟腿残疾,有的鸟眼瞎了,放了没几天,大部分死掉了。

    “这些事情深深刺痛了我,我意识到光靠买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会刺激鸟贩们捕鸟。”刘懿丹毅然走上了暗访举报,借助媒体及政府的力量来护鸟。

    时值今日,刘懿丹的护鸟团队已有11人。“今年是我们第一次跟随候鸟迁徙路线一路护航。”刘懿丹告诉记者,这种方式很好,能更好地护鸟。“要不然我们在天津保护的鸟,飞到河北、江苏后又会‘不见’了。”

    从十月初出发,短短的一个月内,刘懿丹志愿者团队已经辗转东北、天津、河北、江苏、安徽、广州等多个省份。

    危险的护鸟之旅

    秋末冬初,是候鸟南飞迁徙季节,刘懿丹和她的护鸟团队一起,随着南飞候鸟的迁徙路线,一路“保驾护航”。

    2017年深秋,刘懿丹就来过洪泽湖,当时她在淮安的洪泽区暗访贩鸟的地下市场。“随便在集市上逛一逛,就能看到很多人在销售候鸟。”经刘懿丹举报,当地警方极为重视,大力打击盗猎鸟类现象,查获各类候鸟死体数千只。

    这次护鸟行动,刘懿丹起初只是想回访一下洪泽区,没料到导航一路将她“误送”到了宿迁的泗洪县临淮镇。“想着已经到这里了,这里也是洪泽湖边,我和同事就打算在这里看一看。”

    刘懿丹说,26日,她和同事到达临淮镇以后,就在当地的螃蟹市场打听“购买”野味。在一位当地“热心”市民的带领下,刘懿丹来到一家“可以购买到野味”的鱼馆,但老板并未信任她,未能买到。

    几经周折,刘懿丹购买了数百元的菱角等水产品之后,取得了信任,最终被带往一处更加隐蔽的房屋。“一进门,看到房间里摆了三个大冰柜,老板将冰柜门打开,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全是野生鸟类。”

    刘懿丹一面与经营者周旋,一面让守候在外面的同事报警,当地警方迅速出动,现场清点出187只骨顶鸡和145只野鸭死体。

    查完这处窝点,刘懿丹团队马不停蹄赶往隔壁的龙集镇——她从市场上听说该镇有数家贩卖野生鸟类的窝点。

    “我们听说龙集镇有3、4家销售点,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了中间人。”几经周折,志愿者们在龙集镇找到了一家野味贩卖点。“取得销售者的信任后,我们被带进了位于镇上的一家冷库。”一看到冷库,志愿者们的心凉透了。根据他们的经验,能动用冷库贩卖鸟类的,数量不会低。

    进入冷库,成排的铁盘摆放的整整齐齐,铁盘上的野鸭都已被去毛开膛,包在保鲜袋里。销售者称,这里的野鸭35元每斤。志愿者们一面以购买的名义与销售者周旋,一面焦急地等待警察到来。

    由于沟通的失误,外围的志愿者一直在等待刘懿丹给信号,而刘懿丹在冷库里无法给出信号。

    面对贩卖者不停地催促,刘懿丹借口出去让司机把车开过来,才找到机会让同事赶紧报警。“报完警,还要等待警察出警,这时候贩卖者察觉到情况不对了,不停地让他们付款。”

    这时候,志愿者团队成员借口车坏了,只能倒车,一路将车倒到冷库前面,就这样拖了一段时间。警察到来了,贩卖者一下慌了,呵斥刘懿丹赶紧出去。

    刘懿丹拒绝出门,最终被锁在了窝点内。“那时候心里特别慌,很害怕他们‘贩卖者’鱼死网破。”

    警察到来后砸开冷库,现场清点出骨顶鸡250余只,野鸭145只。

    残忍的盗猎

    “活的不好抓,我们都是用电,电晕了之后马上弄死(杀掉)。”志愿者提供的暗访视频中,一名涉嫌从事野生动物销售的男子如此推介。该男子一边将冷冻的野鸭死体从冰柜中拿出,一边向志愿者介绍“野味”的做法(烹饪)。

    该男子保证,此处的野鸭都是用电击法抓获的,可以放心食用。“也有人用呋喃丹,呋喃丹的主要是让鸟类窒息,短短几秒内就会死亡,吃起来也是安全的。”

    一名志愿者告诉记者,电击与投毒,是盗猎者猎杀鸟类的主要手段,“这两种手段太残忍了,被盯上的鸟群基本上不会有幸存的。”

    志愿者说,他曾亲眼目睹过电击捕鸟的可怕:盗猎者找到鸟群后,观察鸟群经常光顾的几个活动场所,并将电网布到水中或岸边,然后驾船将鸟儿驱赶向电网,短短十几分钟,一个上百只野鸭的种群,就会“全军覆灭”。“而投毒则更为可怕,不论大小,种类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