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内外反对 以色列吞并计划或延期

中新网 刘 欣2020-07-01 18:29:00
浏览

  新华社耶路撒冷6月30日电(国际观察)面临内外反对 以色列吞并计划或延期

  新华社记者陈文仙 尚昊

  7月1日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先前设定的开始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的日子,但他6月30日暗示可能不会如期实施这一吞并计划。

  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国内的新冠疫情、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以及美国的态度是内塔尼亚胡难以按期推进吞并计划的主要因素。但他并不会放弃该计划,或将择机分阶段推进以减小政治风险。

 

  暗示缩水延期

  根据内塔尼亚胡今年4月与蓝白党领导人甘茨签署的联合政府协议,以色列将从7月1日起在美国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下推进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实施主权”,但最近有迹象显示这一计划可能会大幅缩水。

  以色列媒体6月26日援引巴勒斯坦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以方已向巴总统阿巴斯传达信息,将只对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中的2至3个“实施主权”,不会对约旦河谷“实施主权”。

  6月29日,内塔尼亚胡再度为吞并计划降温,称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是一个复杂过程,需要顾及许多外交和安全因素。

  6月30日,内塔尼亚胡同到访的美国特使阿维·伯科威茨以及美国驻以大使戴维·弗里德曼等人就吞并计划举行会谈。他在会谈后表示,以政府仍在就该计划“开展工作”,“未来几天还将继续努力”。以色列舆论普遍认为,内塔尼亚胡此言暗示7月1日恐难如期实施吞并计划。

  面临内外反对

  关于吞并的时间和形式,以政府内部存在分歧。身为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的甘茨6月29日与伯科威茨会谈时说,并非必须在7月1日实施吞并计划,“抗击疫情和提振经济是目前更紧迫的问题,任何与之无关的事情都需要等待”。

  吞并计划也引发以国内民众尤其是中左翼人士的担忧。自5月以来,以色列发生各种反对吞并计划的抗议集会活动。据以色列民主研究所6月公布的一项民调,只有一半民众支持内塔尼亚胡于7月1日开始实施吞并计划。

  作为当事的另一方,巴勒斯坦强烈反对以方吞并计划。巴总统阿巴斯和总理阿什提耶都认为,无论以方“全部”或“部分”实施吞并计划,其实质都是对巴土地的“蚕食和掠夺”。巴方警告,以方吞并计划将摧毁任何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问题的机会。

  连日来,巴勒斯坦民众在约旦河西岸地区举行示威游行,并与以色列军队发生激烈冲突。巴各派别也在加沙召开会议,呼吁内部团结并对以色列展开全面抵抗。

  以色列吞并计划也遭到国际社会普遍反对。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敦促以色列放弃这一计划,表示实施吞并将构成最严重的违反国际法行为。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奥泰巴6月中旬在以色列媒体上罕见发表评论,表示吞并行为可能会破坏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关系正常化的努力。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6月30日在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上撰文说,吞并行为将破坏以色列与欧盟关系,给中东地区安全稳定带来负面影响,严重损害“两国方案”的前景。

  寻找合适时机

  分析人士指出,正是由于存在上述国内外反对之声,内塔尼亚胡在推行吞并计划时不得不有所保留,他或将寻找适当时机分阶段实施这一计划。

  甘茨的表态代表了许多以色列人对抗击疫情和实施吞并孰先孰后的态度。以色列政治评论员赫米·沙莱夫说,内塔尼亚胡近期应对新冠疫情反应迟钝,令人不安。

  与此同时,吞并计划引发巴勒斯坦方面强烈反应使以色列面临安全风险,在外交上可能阻碍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回暖,还遭到联合国以及重要国际合作伙伴欧盟的反对,这些都让内塔尼亚胡不得不权衡利弊。

  而支持吞并计划的美国似乎也并不希望内塔尼亚胡“蛮干”。尽管内塔尼亚胡声称吞并事宜不会由甘茨及蓝白党来决定,但据以色列媒体报道,美国希望在以政府内部达成全面一致后再给内塔尼亚胡的吞并计划开“绿灯”。

  沙莱夫说,内塔尼亚胡若一味推动吞并计划,可能会破坏以色列的安全、国际地位和内部凝聚力,这将是冒“最高风险”的赌博。

  以色列区域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尼姆罗德·戈伦认为,内塔尼亚胡将根据其政治利益在7月至11月美国大选之间选择最佳时机来推动吞并计划,从而把风险降到最低。而且他可能会分阶段推进,即先吞并一小部分犹太人定居点,美国大选后再吞并其他地区。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