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佳班长”出炉的前前后后

中新网 刘 欣2020-09-17 10:18:27
浏览

  班长直接归连队管,为何“十佳班长”评选活动要由营里来组织?

  “在连里,大家抹不开面子。”讨论中,火力连一班班长郝彬这样说。

  事实确实如此。作为四级军士长,郝彬即使平时犯了点小错误,连长指导员也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批评他,大多选择私下里进行批评教育。

  “如果让连里负责组织评选,手心手背都是肉,时间一长,保不准就会变成轮流坐庄。”郝彬说。

  装步一连连长魏子剑,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与郝彬相同的观点。

  有一次,装步一连组织军事训练考核,有个班长在全连拿了某项课目第一。随后,他参加全营考核,却连前5名都没冲进去。

  “放在全营衡量,对各位班长的能力水平评定将会相对客观。”魏子剑说,连队人数毕竟有限,很多所谓的专业尖子其实是“连队水平”。放在连队层面组织“十佳班长”评选,很可能会影响班长的格局与眼光。

  对班排长以及连长们的意见与建议,合成四营进行了通盘考虑,最终决定——由营队组织评选“十佳班长”。

  在此期间,教导员侯营也考虑过向上级建议,看能否借助旅机关的力量来评选。但是,再一想,如此不仅会牵扯机关精力,而且如果部队参选基数太大,班长们很可能会觉得离自己太远,效果不一定能得到保证,最后索性定下了先由营队来组织相关评选。

  其实,该营做出这个决定还基于一个事实:今天的营队与以往的营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在全新的“旅-营-连”体制下,营队的地位作用凸显。体现在班长队伍抓建方面,连队的责任更多的是发现、培养与使用,而更高层次的发展进步则需要合成营来搭台帮建。

  新的举措意味着新的变化。让郝彬没想到的是,变化竟然这么大:营部公示的“十佳班长”首月评选当选人名单中——竟然没有自己!

  要知道,郝彬在连里,既是一班班长,又是火炮技师,是连队当之无愧的“顶梁柱”。

  一项项数据对比下来,这次评选结果让郝彬心服口服。郝彬说,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压力。从现在起,他得赶紧加把劲,“先把‘失地’收复回来”。

  与郝彬相比,另一位班长紧迫感更强。这位班长的专业是装甲车驾驶,专业水平在连队数一数二。但“十佳班长”公示名单告诉他,自己在专业技能一栏的评分甚至低于另一个连的新班长。

  于是,这位班长也坐不住了。

  来评谁——

  “十佳班长”的参评对象已经不只是班长

  评选活动筹划期间,曾有一段时间,火力连装甲技师胡峰心情较为复杂——先是替班长们高兴,接着是怅然若失。

  当时他觉得,既然是评选“十佳班长”,那么活动的对象自然应该是明确职务的班长们。对班长来说,多了一个展示的舞台,当然值得高兴。怅然若失的原因是,像自己这样的技师,可能会与此活动失之交臂,毕竟自己不是明确职务的班长。

  如今,胡峰的心情已经与以前迥然不同,更多的是紧张与渴望。紧张的是每天节奏很快,渴望的是争取新的更多荣誉。因为,他,包括更多的岗位负责人都被纳入“十佳班长”的评选范围。

  其实,早在2019年年底,负责起草评选“十佳班长”活动方案时,营部参谋王源发现有的连队根本就没有班长!

  “一些连队不分班,每个排只有三个专业负责人,都是车长。”王源介绍说,如果严格按照班长职务来划分,这样的连队直接不能参评了。

  此外,王源还发现,有的连队一个连仅大专业就能分出十几个,有的班就包括好几个小专业。专业训练并不是由班长负责的,而是由各专业技师来组织。

  显然,不处理好这个问题,“十佳班长”评选活动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对此,营长段丁鹏提出:将各专业技师划进“十佳班长”评选范围。

  大家达成共识——专业技师、代理排长、车长、司务长、炊事班长也纳入“十佳班长”评选范围。方案上特别注明:“班长包括班长职务及相当于班长职级的人员和履行班长职务者。”

  “部队的结构在发生变化,管理方式也要及时跟进。”教导员侯营对记者说,以前的班长是一个建制班的负责人,和同班战友专业相仿。现在,具体行使类似班长职责的,不只是带有职务的班长,更多专业技术骨干已经加入其中。

  评选范围扩大,与之相应的是评分内容与标准的进一步细化。活动正式启动时,评分细则内容已多达40条。

  “与带职务的班长相比,像胡峰这样的技师参评会不会吃亏?”

  参谋王源告诉记者,这些早已考虑妥当。专业技师虽然不需要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上没有得分项,但由于车辆、装备安全以及日常维护保养情况被列入评定范围,累加起来,与班长得分项的数目基本相当。

  不仅如此,该营不断改进完善赋予分值的规则与方法,一些可能因专业差异而引起公平性不够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如今,该营所有班长骨干都纳入了“十佳班长”评选名单。他们每个月的成绩和排名,会被一一记录在册。

  评什么——

  评的是班长,比的却是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

  以前接受上级对班长的考核,郝彬觉得压力都没有现在这么大。

  以往,班长个人综合素质在总分值中占比较大,而且同批战友进步幅度也相对稳定,不会动不动就出现“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的情况。

  现在,这一切悄然发生着变化。

  一次,旅机关来基层检查。郝彬所带班的一名战士思想教育笔记无故缺了几课,随即被点名通报批评。

  “这个月想评上‘十佳班长’是没戏了!”郝彬当时的感觉很强烈。因为,在这个月,该班因手机管理工作没到位,已被所在旅通报过一次。

  郝彬之所以有这种强烈感觉,是因为,在“十佳班长”评选活动中,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所占分值明显变大。这两件事,直接导致他在“十佳班长”评选中的排名直线下降。

  排名出来了。不出所料,郝彬名落孙山。而班长赵国强第3次荣登“十佳班长”榜单。

  赵国强与郝彬的情况有所不同,他除了个人素质强,所带新兵进步很快。几次比武中,他同班的这些战友表现出色,一起把班长“推送”上了“十佳班长”光荣榜。

  “评的是班长,比的却是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侯营说,只有这样,评选活动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为提高本班的整体建设水平,班长们明里暗里较起了劲。

  郝彬开始带领班里战士主动“加餐”,补齐各种能力素质短板。

  也有班长一度认为自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他们认为每年新兵下连分班,好兵都被别的班先挑走了。

  对此,支援保障连班长刘云龙说:“这其实是一种错觉,没人能一眼看出新兵的潜力有多大。有的新兵进入情况快点,有的慢点。最后的比拼,考验的是班长因材施教的能力。”

  “每个兵都有自己的长处。”刘云龙告诉记者,这些长处只要充分挖掘和引导,就可以大幅提升班组的作战能力,提升全班建设水平。

  刘云龙仔细研究过“十佳班长”的评分细则,细则囊括了班长所带班工作的方方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