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者徐玉坤:我想用自己一辈子的时间,做两辈子的事

中新网 刘 欣2019-12-05 06:29:15
浏览

  在2018年第一季节目播出后就收获了高口碑的明星体验式真人秀《奇遇人生》,终于在人们的期待中推出了第二季。这一季中,第一期的节目嘉宾便邀请了一位颇具争议性的女明星——Angela baby(杨颖)。节目播出后,除了依旧能够精准引发舆论争议的杨颖之外,另一位主人公、72岁的河南骑行者徐玉坤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在这期节目里,主持人阿雅、嘉宾杨颖要跟随徐玉坤在美国境内骑行三天——这也是徐玉坤“骑行穿越北美洲”行程计划的其中一段路。  

  关于这位老人的讨论很快占据了网络热议的话题榜,他坚持夜晚住帐篷、用热水泡面包和香肠当饭、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上路,并在摄制一开始就告诉节目组自己的原则——“我必须前进,一步车不坐,别指望我停下来。”

  微博里,不少网友表示看完节目“不知怎么就哭了”,并纷纷留言给他,还亲切地叫他“徐爷爷”,当然,也忍不住心疼这位十几年间习惯了独自前行、风餐露宿的老人。

  《奇遇人生》里,徐玉坤所表现出的坚定、毅力与平和深深击中了人们的情绪,不管情况如何变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打破他“一路向前”的原则。可以说,他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奇遇人生”,也带给了人们发自内心的感触和原动力。

  梦想走完世界五大洲,在路上每天平均骑行12小时

  11月中旬,北青报记者尝试联系徐玉坤希望做一次专访,得知徐玉坤在女儿徐秋菊的陪同下刚好在北京办事,于是,这次难得的面对面采访便很幸运地促成了。

  “咱们随便在路边安静的地方聊就行,不用纠结于地点和形式,我这人就是随遇而安”,北青报记者在东城区一条街道的路边见到了在那里等待的徐玉坤爷爷。

  花白的络腮胡子、不胖不瘦的身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还有笑起来能露出牙齿的开朗神情,都跟节目里一模一样。徐玉坤把半米来高的行李包靠在便道旁的长椅上,便开始了采访。11月的北京,气温已经偏低,他只穿了一件略厚的格子衬衣和一件军绿色帆布马甲,下面是一条军绿色帆布户外运动裤和登山鞋,头上还绑着一条别人刚送给他的户外头巾。

  徐玉坤说,十几年前的他患有严重心脏病和肠胃病,通过骑行,病几乎痊愈了。尽管年龄增长,但身体却变得更加硬朗健壮。

  2019年4月1日,徐玉坤从洛杉矶出发,走上美国40号洲际公路。一路上,他每天四点起床、五点吃饭、六点上路,一直到晚上八九点天完全黑下来才找地方睡觉,平均每天骑行12个小时。在独自骑行了110天后,2019年7月19日,徐玉坤终于骑行到达加拿大多伦多。《奇遇人生》节目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次骑行中。

  这次来北京,徐玉坤是为了下一次骑行非洲的计划做一些准备工作,最主要是筹集经费,当然还有办理护照签证、打各种疫苗、寻找更好用的充电宝等等。对于要做哪些准备工作,他心中早已条理清楚。

  “目前为止,我亚洲走了7个国家,欧洲走了15个国家,澳大利亚走了外围大半部,北美走了美国、加拿大。非洲和南美洲都没去,如果这两个地方都去了,五大洲就齐了。”徐玉坤现阶段的梦想,就是骑行走遍世界五大洲。最近几年,媒体对他的报道逐渐多起来,有不少朋友给过徐玉坤经济上或其他方面的帮助。

  2018年10月,在上海世界旅行家峰会上,阿联酋王子为徐玉坤颁发了最佳环球旅行成就奖奖杯。年轻人骑行这么多地方尚且难以想象,更何况是一名六七十岁的老人。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让他如此坚定信念坚持骑行?

  “60岁以前我是农民,60岁以后我想当个旅行家”

  2007年4月7日深夜,60岁的徐玉坤瞒着家人独自离家,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骑行之旅。为了不让家人发现,他也有周密的计划——提前偷偷把准备好的骑行装备放到朋友家,然后不辞而别。第二天,他才敢给老伴儿打个电话,告诉自己已经出发了。

  这不是徐玉坤第一次上路,早在1999年他就准备过一次。当时徐玉坤的四个孩子中还有两个没结婚。“我准备了很多装备,高兴地跟家人说我要上路了。但全家人都不同意,开会‘弹劾’我。”第一次上路失败了,这第二次徐玉坤才想出了半夜逃跑的法子——他害怕家人再次阻拦。

  “出逃”成功,徐玉坤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一路北上,骑行到北京、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一直到漠河北极村。之后,他办理了护照,2011年9月末,徐玉坤从昆明出发经西双版纳磨憨口岸出国到达老挝,开始了他第一次国外骑行,即东南亚国家。

  2014年6月,他从北京坐飞机到莫斯科,再转机到法国巴黎,下飞机后将自行车装备好开始了他的欧洲骑行旅程,历时三个月。

  2016年9月,他从郑州出发,坐飞机到达厦门,再飞澳大利亚,然后从达尔文市出发,沿澳大利亚国土自西向东骑行回悉尼,历时2个多月。

  从60岁到72岁,这12年间,徐玉坤的骑行总长度达到11万多公里。他数了数,自己这些年一共骑坏了6辆自行车。至今,他已八次上路走完了全中国除了台湾以外的33个省市区;六次上路走完了世界四大洲的25个国家,总共14次。

  走出去看看世界的念头,徐玉坤早就设想好了,想了半辈子。

  “我是一个地道的河南农民,只上了五年小学就辍学了。”徐玉坤1947年出生,5岁丧母,13岁开始照顾双目失明的父亲,一照顾就是30多年。“我在农地里干了一辈子,有一句话叫做面朝黄土背朝天,形容的就是我,我哪也没去过。”

  一开始,徐玉坤把自己的骑行环游计划告诉老伴儿和四个孩子时,家里谁都不同意。他便继续等,等到60岁,四个孩子都成家立业了,孩子们跟他说:“你可以休息了,以后不用干活了,好好安享晚年多好。”

  徐玉坤不想再等了,年纪越大,愿望便越来越强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种愿望的强烈程度已经到了“夜里失眠,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地步,任谁劝都不行。还有一个原因,正好那一年北京要举办奥运会。徐玉坤也想要打着奥运的旗帜走,用自己的行动为宣传奥运做出贡献。

  “60岁以前我是农民,60岁以后我想当个旅行家”,徐玉坤说。

  坚持自学,用自己写的故事办展览筹路费

  对徐玉坤来说,户外骑行并不是莽撞的突发奇想,他明白,这不是仅有一腔热血就能做成的事情,需要广泛的知识和过硬的能力。

  尽管没上过几年学,但徐玉坤一直没停下过学习,不仅给自己“武装”了各个领域的知识,还练就了一手好字,就连智能手机也比同龄人用得“溜”,写文章也挺拿手。每次出行前,他都会自己手绘一张地图,标注好自己的骑行路线,待旅途完成后还会制作骑行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