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食物上榜运动员外出禁食名单 咋就和兴奋剂有关了

中新网 刘 欣2019-12-05 02:12:59
浏览

  猪肉、甘草、莲子等上榜运动员外出禁食名单
  常吃的这些食物咋就和兴奋剂有关了

  著名体育评论员黄健翔曾经发过一张运动员外出就餐禁用食品的图片,除了猪肉及猪肉制品榜上有名外,还有甘草、莲子、瓜子、释迦果、红牛饮料等。

  “我们对兴奋剂非常谨慎,孙杨十几年没吃猪肉了。”近日,我国游泳健将孙杨出席了在瑞士举行了兴奋剂检测事件听证会。孙杨的妈妈在镜头前讲述儿子遭遇的兴奋剂检测事件风波时如是说。

  著名体育评论员黄健翔曾经发过一张运动员外出就餐禁用食品的图片,除了猪肉及猪肉制品榜上有名外,还有甘草、莲子、瓜子、释迦果、红牛饮料等。  

  这些食物我们平时经常吃,怎么就和兴奋剂扯上关系了呢?

  兴奋剂这样提高比赛成绩

  要想知道这些食物和兴奋剂的关系,先要来看看什么是兴奋剂。兴奋剂,最初指的是“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不过,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今通常说的兴奋剂,实际上是对禁用药物和禁用方法的统称。

  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印发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2019年禁用清单国际标准》中文版,运动员赛内赛外都禁用的物质包括未获批准的物质;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生长因素、相关物质和模拟物;β2-激动剂;激素及代谢调节剂;利尿剂和掩蔽剂。而赛内禁用物质包括刺激剂、麻醉剂、大麻(酚)类、糖皮质激素类。此外,射箭、射击等一些特定项目还禁用β-阻断剂。

  众所周知,禁用兴奋剂是因为它们可以帮助运动员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这些兴奋剂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药剂科副主任药师金锐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兴奋剂有不同种类。比如,利尿剂可以减轻体重。“称重前,举重运动员使用利尿剂就能分到体重较轻的组。由于体重越大的运动员相对来说抓举力量越好,因此就能在体重较轻的组获得较好成绩。射箭运动员使用的兴奋剂类型主要是稳定心率的物质,如β-阻断剂就可以降低心率,使肌肉放松,减轻紧张和焦虑。”

  金锐告诉记者,肽激素类比较典型的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它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使人体的耐力水平明显提高,多用于耐力型项目,如田径万米跑步等。合成类固醇可以增加肌肉维度和力量,稳定训练强度,加快训练后恢复速度,增强运动员的有氧能力。麻醉剂则可以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进而抑制疼痛感产生。

  为啥这些东西上了禁食名单

  实际上,大多数运动员都视兴奋剂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但却仍有人因误食某些含有兴奋剂的食物不幸中招,导致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这就是所谓的食源性兴奋剂事件。

  最常见的是食用的肉类食品中含有瘦肉精,即盐酸克仑特罗。这种物质不但能够促进合成骨骼蛋白质,使动物生长加快,还能让禽畜肌肉比例提高,增大禽畜的瘦肉率,而且肉色相当鲜亮红润。因此会被一些不法商人添加在动物饲料中。它属于蛋白同化制剂类禁用物质,赛内外均禁止使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育界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运动员外出下馆子,不能保证肉类食品的绝对安全,有可能接触到瘦肉精的风险。”这也是猪牛羊肉、火腿肠、午餐肉、肉松、烧烤、卤菜等被禁止运动员外出食用的原因。

  各种肉类不让运动员在外食用可以理解,为何连甘草、莲子、释迦果、红牛饮料也在被禁食之列?

  据媒体报道,莲子含有β-谷甾醇、β-谷甾醇脂肪酸酯,它们属于类固醇类,如果达到足够的摄入量,是最严防的一类兴奋剂。莲子心里的黄酮是酮类,本身也有兴奋性,而且还有大量的碱性物质,碱性物质会引起神经纤维内外钾离子和钠离子的平衡状态,从而使神经状态,从静息变成兴奋。

  释迦果又名“番荔枝”,食用后会影响神经递质的释放,增加神经冲动的强度和兴奋时间。

  北京智云达食品安全检测消费者体验中心技术经理、中国农业大学农学博士张玉萍指出:“甘草是药物,里面某些成分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让运动员中枢神经兴奋,红牛饮料当中的硫磺酸和咖啡因也会起到类似效果。”

  普通人对上榜食物无需忧虑

  相比较运动员,普通大众接触这些“上榜”食物的几率更高。那么,这些食物对普通人来说,是否存在风险呢?

  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原司长蒋志学曾表示,国家体育总局的确对国家队运动员外出就餐作出了相应限制和规定,这是因为运动员这个特殊职业对于食品安全有特殊要求,普通公众不必因此对食品安全问题产生恐慌。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会长顾振华指出,运动员外出用餐的特殊要求,主要是防止食源性兴奋剂的风险,这与公众的饮食要求不同。一般运动员的食源性兴奋剂风险防范比一般公众要高出很多。比如,运动员尿中瘦肉精的检出值比食品标准高出100倍。有些兴奋剂对一般食品没有要求,但对运动员有要求。总之,两者的目的是不同的,运动员是针对食源性兴奋剂,公众是针对食品安全。

  此外,法律也为公众撑起了一柄新的食品安全保护伞。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生产、销售含有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的食品,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处罚。

  金锐强调,对普通人来说,食源性兴奋剂的情况并不严峻。“与其担忧食源性兴奋剂,不如重视本身可以作为兴奋剂的药品滥用情况。”

  相关链接

  禁用兴奋剂也是为了运动员的健康

  除了上榜的这些食物之外,还有一些营养品、药品也可能造成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运动员也要小心。

  “有些运动员不能吃白加黑感冒药,因为其中含有伪麻黄碱,属于蛋白同化制剂类禁用物质,能够增加肌肉力量。”金锐告诉记者。乳蛋白不是禁用物质,但其中含有被禁止使用的IGF-1和其他生长因子,有可能影响兴奋剂检查结果。因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不建议食用这类产品。

  禁用兴奋剂,这既是为了保证体育赛事的公平,也是为运动员的健康着想。

  1960年,丹麦自行车运动员克努德·詹森在公路自行车比赛途中突然死亡。经过尸体解剖发现,他服用了过量的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剂导致了猝死。

  金锐直言:“服用兴奋剂的危害是必然的。比如,利尿剂在减重的同时会导致人体电解质紊乱;麻黄碱会使人心慌,对心脏有毒副作用。不同类型的兴奋剂副作用不同,但大多数会损伤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此外,长期使用这些物质可能导致冲动、易怒和猜疑,还可引起中毒症状等。值得警惕的是,很多危害作用在数年后才表现出来。有时候医生也无法分辨运动员是否正处于危险期。

 

【编辑:叶攀】